微?#29260;?#21488;搜索[资本邦]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金融 · 正文

32家基金密集换帅真相:因压力或薪酬 银行系状况突出

导语上银基金众高管被爆欲集体跳槽一事,一时间在业界引起一片哗然。

时代财经 · 2019-06-14 · 浏览1195

  上银基金众高管被爆欲集体跳槽一事,一时间在业界引起一片哗然。

  今年4月,证监会官网上曾公开了一则受理信息,一家名为“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新公募机?#32929;?#31435;申请材料被证监会受理。这家公司由9名自然人发起。现在,这9名自然人股东的背景被“挖”了出来,其中居然有7人是银行系基金上银基金的在职高管和基金经理。

  “‘人在曹营心在汉’的大有人在,但这样明目张胆,还是身处重要位置的高管和基金经理,性质太恶劣。”一名深圳的基金从业人员向时代财经如此说。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基金行业来说,人员流动频繁不算什?#21019;?#20107;。但今年这样高的更迭频率,加上上银基金一事,着实要让业内人士觉得心慌了。

  一组数据,让人瞠目:

  今年截至6月11日,公募基金公司有多少名基金经理递交了辞职信?89名。而去年全年的这个数字是151。不到半年时间离职基金经理人数已经远超去年全年的一半。

  同样,今年不到半年时间发生了多少次高管变动?答案是127次,涉及64家基金公司,还有32家基金公司换“帅”。

  这其中,银行系基金的状况尤为突出。

  32家换“帅”基金公司有3家“双换?#20445;?#37117;是银行系——工银瑞信,农银汇理和兴业基金三家公司是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发生了变更。

  更有甚者,同是银行系的上银基金,包括总经理、督察长、基金经理等在内的7人在职状态下就私下单独设立公募基金。此事引起基金圈一片哗然。

  但有广州私募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跳槽季”属意料之中。“金融改革不断深化,市场越来越开放,但这一年多来行情又比较动荡。无论这些人是主动还是被动跳槽,都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你来我往”的江湖暗涌:127次高管变动,89名基金经理请辞

  Choice数据显示,今年截至6月11日,公募基金共有89名基金经理离职。其中,广发基金?#31361;?#28155;富各损失了5名基金经理,长信基金有4名离职,工银瑞信也遭遇了3名基金经理请辞。这些离职的基金经理中,有明确去向的暂时只有一名——原银华基金的哈默,今年1月从银华基金辞职后,5月10日正式入职中融基金。

  华南一名基金公司从业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今年以来听到太多‘某某离职了’、‘某某又跳槽了’的消息,也看到很多高管变更的公告。我们公司的人员变动就挺大。人员流动虽然挺正常的,但说实话,今年这样的现象让我有点心慌了。”

  据时代财经统计,今年以来有64家公司出?#33267;?#39640;管变更,包括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副总经理、首席信息官等高管职务的离任、新任、代任及转岗等情况在内,变动共计127次。

  这些变更的高管中,有一些是今年才被挖角的。

  华商基金今年2月新任了一名副总经理吴林谦,吴林谦此前就职于华龙证券新疆分公司,任总经理,今年1月才离职。

  宝盈基金今年3月新任的总经理杨凯,2月份的时候还是中融基金的总经理。

  而宝盈基金之前的总经理是?#21028;?#24029;,曾在证监会工作10年。宝盈基金新任杨凯为总经理的第二个月,?#21028;?#24029;赴中邮创业基金任常务副总经理,职务上降了一级。

  而在?#21028;?#24029;任职前的一个月,中邮创业基金也才走了一名副总经理。这名副总经理后面到了国融基金,也是任职副总经理。

  跟?#21028;?#24029;一样拥有证监会任职经历的刘万方,2017年10?#24405;?#20837;朱雀股权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今年2月调至朱雀基金任总经理,却不想还不到两个月就匆匆离去,跳槽至华泰柏瑞,任副总经理。

  信达澳银4月30日新任的督察长段皓静同样拥有监管机构背景,其2000年10月进入证监会深圳监管局,离任前职位已升至处长。今年“下海”加入信达澳银。

  同样是4月,长城基金新任了副总经理沈阳。沈阳2017年11月从博时基金跳槽到浙商基金,仅不到一年时间,2018年8月就从浙商基金离职,今年1?#24405;?#20837;长城基金。

  还是4月份,民生加银也新任了总经理,为李操纲。而李操纲3月25日才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鹏扬基金副总经理一职。

  去年还是?#34892;?#24314;投(21.040, -0.27, -1.27%)证券董事?#26696;?#33891;事长的胡冬辉,也在今年4月出任了中科沃土董事长。

  华南一名从公募跳槽至私募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一般高管离职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高管要对业绩负责,如果规模或业绩没增长甚至出现下滑,高管的压力当然大。尤其是在行情去年不好、今年一季度又波动较大的市场环境下。”至于另外两方面原因,这名私募人士表示,“一方面是高管与股东层面可能存在分歧。另一方面就是薪酬问题了,‘抢人大战’在基金行业也存在,没有谁跟钱过不去。”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制图:陈玲

银行系基金赚钱能力减弱? 陷“金融脱媒”与银行子理财多重困境

  在这127次高管变动中,像民生加银和中科沃土这样的换“帅”动作并不少,32家基金今年都发生了董事长或总经理变更的情况。其中,工银瑞信、农银汇理和兴业基金3家银行系基金公司是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发生了变动。此外,同样是银行系的交银施罗德和民生加银的总经理出?#33267;?#21464;更,上银基金则是新任了董事长。

  不仅如此,此次统计的出现高管变动的基金公?#23616;校?#38134;行系基金有8家。

  银行系基金的人员变动大部分还是体系内变动。例如发生双“换”的工银瑞信是原总经理?#23588;?#20102;董事长职务,而总经理一职是由工商银行(5.730, -0.03, -0.52%)派任。农银汇理也是由原总经理?#23588;?#33891;事长职位,总经理则是原副总经理?#23588;巍?#20852;业基金新任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人则都是去年11月?#26377;?#19994;银行(18.350, 0.00, 0.00%)过来的。

  但总的来说,银行系基金今年并不?#26448;?

  上银基金今年除了新任董事长外,还因“7名在职员工私下设立公募基金”一事受纷扰。上银基金大股东为上海银行(11.680, -0.02, -0.17%),属第三批设立的银行系基金,在银行系里只能算是小公司。

  银行系基金高管的频繁变动也或与业绩疲软有关。

  银行系这些年一向是公募基金中的赚钱主力。但从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来看,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规模,据Choice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银行系14家基金公?#23616;?#26377;6家的总份额都出?#33267;?#19979;滑。其中,工银瑞信的总份额变动幅度最大,下降了10.18%。而今年一季度总份额下降的基金公司仅占37.31%,大部分公司的规模其实都在增长。

  再看看基金公司的利润排名。

  2018年一季度时,利润排名前十的公?#23616;校?家都是银行系基金,分别是建信基金、工银瑞信、中银基金、兴业基金、交银施罗德和招商基金。而今年一季度,前10大公?#23616;校?#38134;行系遭遇“全军覆灭”。工银瑞信排在第12位,去年一季度总排名第2的建信基金今年已猛降至22名。

  上述华南私募人士分析说,银行系基金出现疲软,或与这?#25913;?#24066;场化水平提高和金融监管逐步放松带来的金融脱?#35282;?#21183;有关。

  所谓“金融脱媒?#20445;?#26159;指在金融管制的情况下,资金供给绕开商业银行体系,直接输送给需求方和融资者,完成资金的体外循环。随着经济金融化、金融市场化进程的加快,商业银行主要金融?#34218;?#30340;重要地位在相对降低,储蓄资产在社会金融资产中所占比重?#20013;?#19979;?#23548;?#30001;此引发的社会融资方式由间接融资为主向直、间接融资并重转换的过程。

  也就是说,投资者的理财观念加强,储蓄不再是理财的主要方式,而投资也不一定要通过银行,可以直接?#19994;?#30456;关产品的直接供给方,例如基金公司。尤其是互联网金融出现后,“脱媒”现象更为明显。

  所以,“本来银行系基金受到的监管就比其他基金公司严格,要同时接受证监会和银保监的双重监管,机制没有那么灵活。现在则是连原来最大的银行背景优势也被弱化了。”上述私募人士说道。

  不仅如此,一名银行系基金的在职人?#34987;?#23545;时代财经表示,“以前觉得有银行的背景,渠道不愁。但现在还出?#33267;?#38134;行理财子公司,而且与银行的联系肯定更为紧密。这样一来,银行理财子公司与银行系基金两者之间如何差异化,理财子公司是否会抢?#23478;?#37096;分资源等等,这些都是问题。”

  银行理财子公司来势汹汹。据公开信息统计,截至目前,披露筹建理财子公司计划的银行已达31家,包括6家国有大行、9家股份行、14家城商行及2家农商行。而8家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已获批筹建,其中工行、建行的理财子公司已开业。

  单看工行一家,其理财子公司“工银理财”于6月6日在?#26412;?#20030;行创新产品发布会,发布6款新规产品的同时,还透露“工行符合资管新规要求产品已超3700亿”。如此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未来的市场规模大有超过银行系基金的态势。

  前海开源执行总经理杨德龙在今年2月就曾说到,“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成立将为市场带来更多的增量资金,同时也将加大资管行业的竞争,对于公募基金来说构成新的挑战。”

上银高管“骑马找马”? ?奔“私”不再是优选

  而上述上银基金事件起于今年4月,证监会官网?#31995;?#19968;则公开信息显示,一家名为“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新公募机?#32929;?#31435;申请材料被证监会受理。这家公司由9名自然人发起,分别是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和田博。之后有媒体了解到,这9名自然人中的7名均是上银基金的在职员工,且职位都不低,有总经理、督察长、基金经理、子公司负责人、财务负责人等。截至目前,上银基金尚未对此事作为回应。

  但人还未离职就已先作打算,这件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少人站出来指责上银基金这几人“缺乏职业操守。”此外,这样的行为是否违规,也一直存在争议。

  “肯定是不提倡的,但监管层好像也没什么明确的规定说禁止这样的行为。而且之前也有先例,所以这几人没什么顾忌。”上述深圳基金从业人员与时代财经说。

  该从业人员提到的“先例?#20445;?#25351;的是东方证券(10.380, 0.18, 1.76%)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前董事长陈光明,在职期间申请设立新的公募基金睿远基金一事。据证监会基金管理公司设立审批表数据显示,睿远基金2017年7月递交公募设立申请材料,8月份获证监会受理。而陈光明是第二年的2018年3月才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东证资管董事长的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与前?#25913;?#20844;募人员往私募流动不同,近年来私募的吸引力也大大减弱。陈光明设立的睿远基金是公募基金,同样,上述上银基金几名在职高管拟设立的也是公募。

  对此,上述华南私募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2014年?#38498;?#20844;募的设立条件放开,自然人?#26448;?#35774;立公募基金,同时对私募的监管也日渐加强。这是原因之一。”

  2013年12月,国务院《关于管理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公司有关问题的批复?#20998;校?#23545;公募基金主要股东条件作了明确规定,其中主要股东为自然人,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在境内外资产管理行业从业10年以?#31995;模?#21487;以设立公募基金。2014年6月,证监会直接发布《关于大力推进证券投资基金行业创新发展的意见》,明确鼓励各类符合条件的主体申请公募基金管理牌照,支持专业人士持股。

  而2016年4月,首家全自然人控股的汇安基金成立。之后自然?#26494;?#31435;公募基金渐成趋?#30130;?#32780;其中本就在公募行业的专业人士成为了中坚力量。有媒体梳理统计,截至去年年底,有16家成立及获批的自然人控股的公募基金,这些基金背后的?#23548;士?#21046;人有12人曾在公募基金任职过。

  此外,上述华南私募人士说,“相对公募基金来说,做私募的压力非常大,这?#25913;?#34892;情震动太大,加上监管趋严,不少私募都没能存活下来。私募的薪酬也不一定比公募高,并不是人人都像外面所说的每年收入上千万,一个月拿一两万的也大有人在。而且这些年跳槽去私募的基金经理,包括王亚伟,在私募的日子也远不如在公募风光。”

  所以,“如果基金公司高管或基金经理想单干,私?#23478;?#19981;再是最优选择。”

头图来源:123RF

声明:本文为资本邦转载文章,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风险提示 资本邦呈现的所?#34892;?#24687;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34892;?#35880;慎!

分享到:
{$ad}
扫码关注资本邦微信 - 资本邦
梦幻西游2叶子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