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金融 · 正文

32家基金密集換帥真相:因壓力或薪酬 銀行系狀況突出

導語上銀基金眾高管被爆欲集體跳槽一事,一時間在業界引起一片嘩然。

時代財經 · 2019-06-14 · 瀏覽3082

  上銀基金眾高管被爆欲集體跳槽一事,一時間在業界引起一片嘩然。

  今年4月,證監會官網上曾公開了一則受理信息,一家名為“景澤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新公募機構設立申請材料被證監會受理。這家公司由9名自然人發起。現在,這9名自然人股東的背景被“挖”了出來,其中居然有7人是銀行系基金上銀基金的在職高管和基金經理。

  “‘人在曹營心在漢’的大有人在,但這樣明目張膽,還是身處重要位置的高管和基金經理,性質太惡劣。”一名深圳的基金從業人員向時代財經如此說。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對于基金行業來說,人員流動頻繁不算什么大事。但今年這樣高的更迭頻率,加上上銀基金一事,著實要讓業內人士覺得心慌了。

  一組數據,讓人瞠目:

  今年截至6月11日,公募基金公司有多少名基金經理遞交了辭職信?89名。而去年全年的這個數字是151。不到半年時間離職基金經理人數已經遠超去年全年的一半。

  同樣,今年不到半年時間發生了多少次高管變動?答案是127次,涉及64家基金公司,還有32家基金公司換“帥”。

  這其中,銀行系基金的狀況尤為突出。

  32家換“帥”基金公司有3家“雙換”,都是銀行系——工銀瑞信,農銀匯理和興業基金三家公司是董事長和總經理都發生了變更。

  更有甚者,同是銀行系的上銀基金,包括總經理、督察長、基金經理等在內的7人在職狀態下就私下單獨設立公募基金。此事引起基金圈一片嘩然。

  但有廣州私募人士對時代財經表示,“跳槽季”屬意料之中。“金融改革不斷深化,市場越來越開放,但這一年多來行情又比較動蕩。無論這些人是主動還是被動跳槽,都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你來我往”的江湖暗涌:127次高管變動,89名基金經理請辭

  Choice數據顯示,今年截至6月11日,公募基金共有89名基金經理離職。其中,廣發基金和匯添富各損失了5名基金經理,長信基金有4名離職,工銀瑞信也遭遇了3名基金經理請辭。這些離職的基金經理中,有明確去向的暫時只有一名——原銀華基金的哈默,今年1月從銀華基金辭職后,5月10日正式入職中融基金。

  華南一名基金公司從業人員對時代財經表示,“今年以來聽到太多‘某某離職了’、‘某某又跳槽了’的消息,也看到很多高管變更的公告。我們公司的人員變動就挺大。人員流動雖然挺正常的,但說實話,今年這樣的現象讓我有點心慌了。”

  據時代財經統計,今年以來有64家公司出現了高管變更,包括董事長、總經理、督察長、副總經理、首席信息官等高管職務的離任、新任、代任及轉崗等情況在內,變動共計127次。

  這些變更的高管中,有一些是今年才被挖角的。

  華商基金今年2月新任了一名副總經理吳林謙,吳林謙此前就職于華龍證券新疆分公司,任總經理,今年1月才離職。

  寶盈基金今年3月新任的總經理楊凱,2月份的時候還是中融基金的總經理。

  而寶盈基金之前的總經理是張嘯川,曾在證監會工作10年。寶盈基金新任楊凱為總經理的第二個月,張嘯川赴中郵創業基金任常務副總經理,職務上降了一級。

  而在張嘯川任職前的一個月,中郵創業基金也才走了一名副總經理。這名副總經理后面到了國融基金,也是任職副總經理。

  跟張嘯川一樣擁有證監會任職經歷的劉萬方,2017年10月加入朱雀股權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今年2月調至朱雀基金任總經理,卻不想還不到兩個月就匆匆離去,跳槽至華泰柏瑞,任副總經理。

  信達澳銀4月30日新任的督察長段皓靜同樣擁有監管機構背景,其2000年10月進入證監會深圳監管局,離任前職位已升至處長。今年“下海”加入信達澳銀。

  同樣是4月,長城基金新任了副總經理沈陽。沈陽2017年11月從博時基金跳槽到浙商基金,僅不到一年時間,2018年8月就從浙商基金離職,今年1月加入長城基金。

  還是4月份,民生加銀也新任了總經理,為李操綱。而李操綱3月25日才以“個人原因”為由辭去鵬揚基金副總經理一職。

  去年還是中信建投(21.040, -0.27, -1.27%)證券董事及副董事長的胡冬輝,也在今年4月出任了中科沃土董事長。

  華南一名從公募跳槽至私募的人士告訴時代財經,一般高管離職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高管要對業績負責,如果規模或業績沒增長甚至出現下滑,高管的壓力當然大。尤其是在行情去年不好、今年一季度又波動較大的市場環境下。”至于另外兩方面原因,這名私募人士表示,“一方面是高管與股東層面可能存在分歧。另一方面就是薪酬問題了,‘搶人大戰’在基金行業也存在,沒有誰跟錢過不去。”

  圖片來源:時代財經 制圖:陳玲

銀行系基金賺錢能力減弱? 陷“金融脫媒”與銀行子理財多重困境

  在這127次高管變動中,像民生加銀和中科沃土這樣的換“帥”動作并不少,32家基金今年都發生了董事長或總經理變更的情況。其中,工銀瑞信、農銀匯理和興業基金3家銀行系基金公司是董事長和總經理都發生了變動。此外,同樣是銀行系的交銀施羅德和民生加銀的總經理出現了變更,上銀基金則是新任了董事長。

  不僅如此,此次統計的出現高管變動的基金公司中,銀行系基金有8家。

  銀行系基金的人員變動大部分還是體系內變動。例如發生雙“換”的工銀瑞信是原總經理接任了董事長職務,而總經理一職是由工商銀行(5.730, -0.03, -0.52%)派任。農銀匯理也是由原總經理接任董事長職位,總經理則是原副總經理接任。興業基金新任的董事長和總經理兩人則都是去年11月從興業銀行(18.350, 0.00, 0.00%)過來的。

  但總的來說,銀行系基金今年并不安寧。

  上銀基金今年除了新任董事長外,還因“7名在職員工私下設立公募基金”一事受紛擾。上銀基金大股東為上海銀行(11.680, -0.02, -0.17%),屬第三批設立的銀行系基金,在銀行系里只能算是小公司。

  銀行系基金高管的頻繁變動也或與業績疲軟有關。

  銀行系這些年一向是公募基金中的賺錢主力。但從今年一季度的數據來看,情況似乎發生了變化。

  首先是規模,據Choice數據統計,今年一季度,銀行系14家基金公司中有6家的總份額都出現了下滑。其中,工銀瑞信的總份額變動幅度最大,下降了10.18%。而今年一季度總份額下降的基金公司僅占37.31%,大部分公司的規模其實都在增長。

  再看看基金公司的利潤排名。

  2018年一季度時,利潤排名前十的公司中,6家都是銀行系基金,分別是建信基金、工銀瑞信、中銀基金、興業基金、交銀施羅德和招商基金。而今年一季度,前10大公司中,銀行系遭遇“全軍覆滅”。工銀瑞信排在第12位,去年一季度總排名第2的建信基金今年已猛降至22名。

  上述華南私募人士分析說,銀行系基金出現疲軟,或與這幾年市場化水平提高和金融監管逐步放松帶來的金融脫媒趨勢有關。

  所謂“金融脫媒”,是指在金融管制的情況下,資金供給繞開商業銀行體系,直接輸送給需求方和融資者,完成資金的體外循環。隨著經濟金融化、金融市場化進程的加快,商業銀行主要金融中介的重要地位在相對降低,儲蓄資產在社會金融資產中所占比重持續下降及由此引發的社會融資方式由間接融資為主向直、間接融資并重轉換的過程。

  也就是說,投資者的理財觀念加強,儲蓄不再是理財的主要方式,而投資也不一定要通過銀行,可以直接找到相關產品的直接供給方,例如基金公司。尤其是互聯網金融出現后,“脫媒”現象更為明顯。

  所以,“本來銀行系基金受到的監管就比其他基金公司嚴格,要同時接受證監會和銀保監的雙重監管,機制沒有那么靈活。現在則是連原來最大的銀行背景優勢也被弱化了。”上述私募人士說道。

  不僅如此,一名銀行系基金的在職人員還對時代財經表示,“以前覺得有銀行的背景,渠道不愁。但現在還出現了銀行理財子公司,而且與銀行的聯系肯定更為緊密。這樣一來,銀行理財子公司與銀行系基金兩者之間如何差異化,理財子公司是否會搶占一部分資源等等,這些都是問題。”

  銀行理財子公司來勢洶洶。據公開信息統計,截至目前,披露籌建理財子公司計劃的銀行已達31家,包括6家國有大行、9家股份行、14家城商行及2家農商行。而8家銀行的理財子公司已獲批籌建,其中工行、建行的理財子公司已開業。

  單看工行一家,其理財子公司“工銀理財”于6月6日在北京舉行創新產品發布會,發布6款新規產品的同時,還透露“工行符合資管新規要求產品已超3700億”。如此來看,銀行理財子公司未來的市場規模大有超過銀行系基金的態勢。

  前海開源執行總經理楊德龍在今年2月就曾說到,“銀行理財子公司的成立將為市場帶來更多的增量資金,同時也將加大資管行業的競爭,對于公募基金來說構成新的挑戰。”

上銀高管“騎馬找馬”? ?奔“私”不再是優選

  而上述上銀基金事件起于今年4月,證監會官網上的一則公開信息顯示,一家名為“景澤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新公募機構設立申請材料被證監會受理。這家公司由9名自然人發起,分別是李永飛、王素文、欒卉燕、鄭清麗、趙蘭芳、楊鍇、倪侃、史振生和田博。之后有媒體了解到,這9名自然人中的7名均是上銀基金的在職員工,且職位都不低,有總經理、督察長、基金經理、子公司負責人、財務負責人等。截至目前,上銀基金尚未對此事作為回應。

  但人還未離職就已先作打算,這件事在社交媒體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不少人站出來指責上銀基金這幾人“缺乏職業操守。”此外,這樣的行為是否違規,也一直存在爭議。

  “肯定是不提倡的,但監管層好像也沒什么明確的規定說禁止這樣的行為。而且之前也有先例,所以這幾人沒什么顧忌。”上述深圳基金從業人員與時代財經說。

  該從業人員提到的“先例”,指的是東方證券(10.380, 0.18, 1.76%)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前董事長陳光明,在職期間申請設立新的公募基金睿遠基金一事。據證監會基金管理公司設立審批表數據顯示,睿遠基金2017年7月遞交公募設立申請材料,8月份獲證監會受理。而陳光明是第二年的2018年3月才以“個人原因”為由辭去東證資管董事長的職務。

  值得注意的是,與前幾年公募人員往私募流動不同,近年來私募的吸引力也大大減弱。陳光明設立的睿遠基金是公募基金,同樣,上述上銀基金幾名在職高管擬設立的也是公募。

  對此,上述華南私募人士對時代財經表示,“2014年以后公募的設立條件放開,自然人也能設立公募基金,同時對私募的監管也日漸加強。這是原因之一。”

  2013年12月,國務院《關于管理公開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公司有關問題的批復》中,對公募基金主要股東條件作了明確規定,其中主要股東為自然人,個人金融資產不低于3000萬元人民幣,在境內外資產管理行業從業10年以上的,可以設立公募基金。2014年6月,證監會直接發布《關于大力推進證券投資基金行業創新發展的意見》,明確鼓勵各類符合條件的主體申請公募基金管理牌照,支持專業人士持股。

  而2016年4月,首家全自然人控股的匯安基金成立。之后自然人設立公募基金漸成趨勢,而其中本就在公募行業的專業人士成為了中堅力量。有媒體梳理統計,截至去年年底,有16家成立及獲批的自然人控股的公募基金,這些基金背后的實際控制人有12人曾在公募基金任職過。

  此外,上述華南私募人士說,“相對公募基金來說,做私募的壓力非常大,這幾年行情震動太大,加上監管趨嚴,不少私募都沒能存活下來。私募的薪酬也不一定比公募高,并不是人人都像外面所說的每年收入上千萬,一個月拿一兩萬的也大有人在。而且這些年跳槽去私募的基金經理,包括王亞偉,在私募的日子也遠不如在公募風光。”

  所以,“如果基金公司高管或基金經理想單干,私募已不再是最優選擇。”

頭圖來源:123RF

聲明: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分享到:
{$ad}
梦幻西游2叶子猪
26选5好彩3一注奖金 甘肃11选5中奖规则 澳门三合玄机图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帮帮策略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领航团队兼职是真的吗 科乐吉林麻将手机版下载 老快3福彩走势图带连线 延边乐透游戏手机版 股票涨跌原理举例说明 急速赛车开奖查询 天天街机捕鱼免费版 850游戏下载官方网站 东北麻将宝中宝 3d杀码技巧